医药反腐持续深入:行业将迎洗牌 优质企业有望价值回归

医药反腐行动持续高压推进,多地开通举报电话,不断有医院负责人被查、被举报的消息传出。全民聚焦的反腐行动之下,医药行业是危是机?资本市场上,经过上周连续几天的下挫后,本周已有部分医药股票开始企稳反弹,后续将如何演绎?融资趋势变动会影响医药行业发展,当下是否已经开始显现?这一系列问题,最近都被推至的聚光灯下,左右市场的投资决策。

此次医药反腐雷霆行动,明显已经达到“震慑”行业的效果。8月份以来,几乎每天都有医院院长、被查的新消息传出。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全国至少有168位医院负责人被查,其中接近一半是在5月份之后落马的。

从时间表上来看,今年5月份,刚好是此轮“为期一年”医药反腐行动的开始。彼时,国家卫健委等14部门印发了《2023年纠正医药购销领域和医疗服务中不正之风工作要点》。在此之后的两个多月里,各地掀起自查自纠浪潮。

到了7月底,自查自纠阶段已经进入尾声。随后,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召开动员会,部署纪检监察机关配合开展全国医药领域问题集中整治,将此轮反腐行动推向。各地开始严抓不主动投案的“漏网之鱼”,并且相继开通举报电话及邮箱等渠道。接下来,将是为期十个月的集中整治阶段,各地将集中力量查处一批医药领域案件,形成声势震慑。

“你有没有觉得现在的医药,很像双减政策刚发布时的教培行业,全民聚焦、执法从严,举报声不断?”一位药企相关负责人这样对证券时报记者说道。他认为,此次反腐行动的力度之大是其从业以来从未见过的。

“双减政策的实施,对教培行业的影响是长期的,此次反腐行动对医药行业的影响也必将是根深蒂固的。”上述药企负责人分析道,与教培行业规模受政策影响而萎缩不同的是,医药行业在反腐行动前后将只是阵痛而已,斩断链条之后,那些以往依靠市场违规推广的药物会失去竞争力,医药行业会迎来洗牌期,之后将进入更健康的行业生态。

与双减政策刚公布初期的教培企业一样,当下的部分药企也处于迷茫期。“我们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做,就先暂停所有的市场推广活动,请律师来给我们做合规培训。”一位跨国药企中华区负责人对记者表示,以往行业的普遍做法现在看来也不知道合不合规。

“因为并非所有的学术会议和市场推广都会涉及问题,学术推广是推进产品进院和被医生使用的重要手段,好产品也需要学术推广才能被医生认识及认可,但是现在大家都不知道合规的度在哪里,药品进院的推广进度肯定是大受影响。”上述跨国药企中华区负责人说。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全国已有十几场医药行业的学术会议延期或取消。在反腐持续高压的背景下,医药代表进医院推广产品的活动已经全面被叫停,以参办学术会议的形式推广产品的活动也会随之全面推迟。可以肯定的是,目前医药全行业的市场推广效果大不如前,新药品进医院的进度条也被按下暂停键,行业洗牌正在悄然进行。

连续几日下挫的医药股,已经有部分细分赛道开始企稳反弹。有投资观点认为,当下的医药股与塑化剂阶段的白酒遭遇股价下杀类似,其中的优质医药股,有望在黄金坑后实现估值回归和攀升。

11年前,正值行业黄金发展期的白酒行业遭遇了“塑化剂风波”,起因是酒鬼酒遭到举报,称其白酒样品中检测出邻苯二甲酸二丁酯(DBP)含量超标。由此,白酒行业谈“塑”色变,白酒市场销售遭遇滑铁卢,白酒股开启了长达十几个月的调整期。但此事,使白酒企业更重视安全生产,长期来看利于行业发展。

“塑化剂风波当时检测的是酒鬼酒的白酒样品,但影响很大,整个行业都陷入漩涡。与现在的医药反腐相似的地方是,投资者信心受到打击,实际上短期内也可能导致所有非集采用药进院的销售渠道受到影响。”医药行业资深研究员王君(化名)对记者分析道,当下的医药股和之前受塑化剂风波影响的白酒股,确实有类似之处,还有一个共同点是,两个事件驱动都是利好行业长期发展的。

但王君认为,医药反腐事件的影响与白酒风波存在很多不同,主要原因是“白酒市场需求会因为风波而降低,但医药不管反腐还是不反腐,都不会影响病人的求医问药需求,只是影响相同疗效不同药物之间的替代进程和医院的招标采购进度而已”。

拉长时间来看,遭遇塑化剂风波后的白酒股在两年内普遍近乎腰斩,酒鬼酒则连年亏损直至最终易主,但贵州茅台却扶摇直上成为难以撼动的“股王”。医药行业经过这波反腐行动,也可能会走出分化行情。

华创证券研报指出,反腐不影响行业投资价值。本轮反腐推进时,医药已历经三年调整,预计本次反腐对医药股的影响(相比集采)幅度更小、周期更短。在反腐压力下,部分采购可能会延迟或以集中采购形式进行,而政府部门引导下的集采更有利于国产产品。临床数据更好的药品和耗材将更受医生青睐,产品不行仅仅依靠销售的这种模式在市场上将越来越行不通。

湘财证券分析师认为,本轮反腐力度或超以往,有望与医保控费、两票制、集采等制度形成协同效应,进一步推动医改继续深入,同时,也有利于医药行业发展环境的进一步净化以及医药创新的进一步聚焦。对中药行业而言,受医疗反腐的负面影响相对较小。临床疗效显著的创新中药以及中药OTC更具优势,值得重点关注。

“我现在看到医药的项目就想打个哆嗦,需要查清和解释的东西太多。”一位负责一级投资项目的投资经理如是对记者说道。医药企业由于研发周期长、投入金额大等特点,对资金需求较大。因此,融资端的政策变化对行业的影响不容小觑。而此轮反腐行动,已然对药企的融资活动造成影响。

一般来说,可转债融资项目很少被否或暂缓。但近日,益丰药房的25亿元可转债发行项目却遭到“暂缓审议”。这是今年以来上交所上市委决定暂缓审议的第二个案例。

根据益丰药房的计划,公司打算将此次募集资金用于“江苏二期、湖北医药分拣加工中心及河北医药库房建设项目”、“益丰数字化平台升级项目”、“新建连锁药店项目”、“补充流动资金项目”。上交所在审议时,要求益丰药房的代表说明“一方面认为医药网上零售模式正在逐渐普及,另一方面仍通过募投项目大规模扩张线下门店的合理性和必要性”。

令上交所存在疑虑的另一个原因,是国家医疗保障局官网曾公布“湖南省湘西州益丰大药房连锁股份有限公司吉首人民北路分店违法违规使用医保基金案”。上交所要求益丰药房作出说明“这是否构成了公司重大违法行为”。

上述事件要追溯至2021年。彼时,湖南省湘西州医疗保障局发现,益丰药房吉首人民北路分店在2021年1月1日至4月30日期间,部分药品无销售记录、无库存,但在医保系统实际报销金额7.68万元,存在药品费用结算违规的问题。

违规医保报销,这不是益丰药房的个案,也并非益丰药房唯一一次被罚。但这在反腐行动高压推进的当下,就容易成为益丰药房再融资项目的“拦路虎”。可见,近期随着反腐行动的持续推进,药企的融资项目将从严审核。

受影响较大的还有药企的IPO进程。此前,上交所在最新一期的《审核动态》要求中介机构严格核查拟IPO医药企业的销售费用,并就此提出了四大核查要点,关注药企推广活动开展的合法合规性、所涉各项费用的真实性和完整性、相关内控制度的有效性、经销商和推广服务商同发行人的关联关系等等。

该核查要点公布仅几天时间,已经有药企IPO受阻。8月7日,上交所印发《关于终止对上海荣盛生物药业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审核的决定》,在此前几天,荣盛生物自己已经提交了撤回IPO的申请文件。至此,在通过问询并于去年过会后,荣盛生物的上市之路被拦腰截断。

从公开资料来看,销售费用占比过高,可能是荣盛生物撤回IPO的重要原因。荣盛生物目前仅有一款产品上市,但每年销售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均超过30%。而其中,推广费用占销售费用的比例超过80%。该公司也在招股书中坦言存在销售费用过高的风险。

此外,荣盛生物还曾被牵扯进一桩受贿案。2022年,江西省政协原党组成员、肖毅受贿、滥用职权一案在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审理,非法收受财物共计折合1.25亿余元。肖毅曾通过荣盛生物实际控制人朱绍荣的女儿朱亦枫作为代持人,间接持有荣盛生物股份,投资金额为100万元。

从上述益丰药房可转债发行项目暂缓审议、荣盛生物撤回IPO可以看出,过往牵扯进行贿受贿案件、存在违规套用医保基金等情况,都容易在此次医药反腐风暴中成为融资与再融资活动的“绊脚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