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tGPT流量见顶 AI中道崩殂?或许是OpenAI在下一盘大棋

ChatGPT流量见顶 AI中道崩殂?或许是OpenAI在下一盘大棋

《科创板日报》7月2日讯(编辑 宋子乔)本周,A股AI板块可谓跌落神坛,板块显露颓势。期间人工智能指数(931071)累计跌7.87%。

消息面上,前有昆仑万维巨额减持挫伤人气,后有ChatGPT访问量数据疲软——这更是被视为板块走弱的主要催化剂。

此刻,任何风吹草动都可能成为恐慌情绪的放大器,质疑声不绝于耳——这波AI行情走到头了?

要回答这个问题,就不得不回溯上述数据的源头。

网站数据分析工具imilarWeb的数据显示,1月份,聊天机器人ChatGPT的访问量环比增长131.6%,到了5月,这个数字变为了2.8%。截至6月20日,6月已经过去三分之二,访问量比5月少了38%左右。

据咨询服务机构AceCamp整理的数据,几乎所有的AI聊天机器人,在用户数量上的增长都已停滞,甚至开始出现下降趋势。

不过,有人对ChatGPT流量见顶的说法持怀疑态度。自媒体“小熊跑得快”指出,用月活人数乘以平均时长的公式计算本身就不合理,ChatGPT的流量并未出现如一些自媒体描述的“断崖式下跌”,目前来看总体稳定,To B接入也在正常进行中。

同花顺投顾平台上对“小熊跑得快”的介绍为“某券商计算机行业首席分析师”。

▌流量滞涨并不意外 OpenAI或许在下一盘大棋

从OpenAI近期的表态、做法来看,该公司有意“限流”,访问量滞涨并不意外。

早在4月5日,OpenAI就曾停止ChatGPT Plus付费项目的售卖。随后在5月16日举行的AI国会听证会上,OpenAI CEO Sam Altman抱怨了“幸福的烦恼”:由于计算能力瓶颈,使用ChatGPT的人少一些会更好。

说到做到,OpenAI选择主动“劝退”,近期ChatGPT再次大面积封号。

网友收到的来自OpenAI的邮件:由于账号存在可疑行为,为了保障平台安全,Plus账号被封在6月初流出的闭门会议纪要中,Altman进一步明确了OpenAI的产品战略——将ChatGPT打造成超级智能的个人工作助理,吸引更多企业接入其API,而不是争夺客户流量。

为了践行“不与客户争流量”的诺言,OpenAI积极推动API服务降费升级,已在近日宣布对其GPT模型的API进行重大更新,包括新增函数调用功能、降低使用成本等多项内容。

自OpenAI开放插件后,其插件数量一直在迅速增加。据国外网友统计,ChatGPT最新的插件总数已经有589个,一个半月的时间内增长超6倍。

总而言之,对于OpenAI来说,构建AI生态的重要性远超把控C端流量。

▌ChatGPT之外天地广阔:应用百花齐放 付费渐成趋势

一枝独放不是春,对于任何行业来说,都是如此。

大模型相关应用不止是聊天机器人,目前在游戏、传媒、具身机器人、办公、医药、教育、电商、金融科技等领域均有AI应用落地或AI技术接入:

特斯拉、谷歌、微软均试图以大模型为机器人注入灵魂;

Discord、Snap、BuzzFeed等传媒类公司通过OpenAI开发自身AI产品;

育碧、Epic、腾讯、微软、Roblox等大厂争相出招,展示自家在游戏领域的AIGC技术;

谷歌、微软等海外龙头厂商将大模型同自身办公产品深度融合;

AI医疗已经催生了Nuance、IBM Watson等一批知名企业,科大讯飞、百度等也在布局医疗领域的垂直大模型……

而AI为公司、个人带来的用户增量,相应付费模式的落地,真正让行业看到了商业化的希望,比如:

数据服务软件lamaindex.ai的周计访问量同比成长122.69%;

海外办公软件Notion引入AI功能后,ARPU值提升50-100%;

美国有女网红推出数字人的自己并按分钟收费,预计年收入将有60倍的提升。

自AIGC的浪潮掀起不过一年的时间,AIGC领域的商业化趋势已经极为明显。目前的商业AIGC工具如Notion AI、Adobe Firefly、Midjourney等都将订阅制作为主要付费模式。

其中,老牌PC软件公司Adobe 6月公布的第二财季业绩显示,公司在截至6月2日的三个月内,营收创下历史新高。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AIGC付费时代加速到来,不止产品研发商从中获益,数据提供方也开启了收费思路,推特、“美版贴吧”Reddit均制定了较高的API收费标准。

▌科技车轮滚滚向前 莫“起大早、赶晚集”

二级市场上的资金和情绪往往来得快去得也快,一级市场的动向更能反映行业的真实温度。

国内,京东前AI掌门人周伯文、快手AI核心人物李岩、创新工场董事长兼CEO李开复在内的多位大佬组团创业。

海外,Cohere、Runway、Replit等多个明星项目涌现。美国研究机构CB Insights的数据显示,目前有13家AIGC企业成为独角兽(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初创公司),它们从创业到成为独角兽所花费的平均时间缩减了一半。

纵观海内外,发展AI已被多个国家、地区视作战略性方针。

国内,人工智能法已列入立法工作计划;

拜登政府已在5月份宣布了一系列围绕美国人工智能使用和发展的新举措;

日本总务省与经产省将合并AI相关指导方针,或首次提及生成式AI;

欧洲议会全体会议已经表决通过了《人工智能法案》授权草案。

ChatGPT是当下最热门的AIGC应用不假,但如果我们的目光过于聚焦在单个产品,很容易一叶蔽目,忽视整个AI产业,从应用端到政策、投资等各环节展现的蓬勃生机。

换言之,即便ChatGPT访问量进入瓶颈期,此时谈论AI结束为时尚早。虽然OpenAI流量见顶,公司却更注重生态打造、提升盈利,而非虚无缥缈的访客数据。

在最近的一场新书共读会上,微软(中国)公司首席技术官(CTO)韦青表示,“相信很多人试用过ChatGPT之后,已经将它放置一边了,因为目前它和我们的工作基本上还是割裂的。但我依然希望大家不要‘起个大早,赶了晚集’,因为这是一个会带来颠覆性变革的范式。”

中国移动董事长杨杰有着同样的看法——AIGC可能会引发新一轮的科技,这只是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