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五科技创新向创新驱动转型

十四五科技创新向创新驱动转型

国家科技计划年度报告_国家科技计划分类_国家科技计划/

2021年“两会”期间,对科技创新的重视程度是近年来最高的。 图为今年春天无人机在麦田喷洒除草剂。 (IC照片/图片)

2021年全国两会,科技创新将被放在核心位置。

3月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作政府工作报告。 《人民日报》(摘录)版中,“创新”出现45次,“科技”出现24次。 发生频率为近三年来最高。

3月6日,《人民日报》(以下简称《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纲要和2035年远景目标(草案)》)摘录发布《纲要草案》)指出:坚持创新在我国现代化建设全局中发挥核心作用,把科技自力更生、自力更生作为国家发展的战略支撑。

“今年两会的气氛与往年完全不同,最大的不同是更多的是关于基础科学的讨论。” 全国人大代表、民建安徽省委副主任、安徽省农业科学院副院长赵万平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

在赵万平看来,今年两会的气氛可谓“紧迫”。 ““十四五”开局之年,科技创新越来越深入人心。 如果不打破技术创新的软肋,中国如何成为制造大国? ? 这种气氛确实存在。”

中国社科院科学技术与社会研究中心主任段伟文也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2021年两会对科技创新的重视程度应该是两会中最高的。最近几年。”

全国政协委员、360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周鸿祎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我相信政府对科技创新的支持力度将是前所未有的。”

周鸿祎认为,政府工作报告中的各项政策既保证了国家官员的积极引导,又充分发挥了市场的力量。 “相信这必将调动各方技术创新的积极性,加强联动协作。”

全国人大代表、科大讯飞董事长刘庆峰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 他表示,“‘十四五’期间科技创新将发挥前所未有的重要作用。”

他表示,科大讯飞将把人工智能技术作为技术创新的重要突破口。 人工智能从单点创新、小场景应用发展到解决重大社会命题的应用,依靠系统创新。 “我们相信‘十四五’期间,我们的系统创新能力将使中国能够重塑中国全球数字经济和人工智能经济时代的产业链格局。”

研发投入年均增长7%以上。

2021年是“十四五”规划的开局之年。 多位受访者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当前中国经济的发展决定了技术创新需要立足自身需求达到新的水平。

“我国各类经济主体已经进入必须依靠创新发展、具有强大内生动力的阶段。” 上海科学院科技与社会研究室主任王迎春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在王迎春看来,科技始终是中央和政府基于自身发展的内在需要高度关注的领域。 在明确战略指引下,政府、科学家、企业、公众等全社会对科技创新达成了高度共识。

2020年,中国人均GDP接近1.1万美元,在中国科学院科技战略咨询研究所研究员万金波看来,“为我国从‘效率’转型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驱动’到’创新驱动’。”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十四五”期间全社会研发投入年均增长7%以上,投入强度高于“十三五”实际计划”期间。

“年均增长7%是一个巨大的投资,高于预期的GDP增速,中央释放的政策信号具有明显的引导作用。” 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与科学文化研究院院长李霞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3月5日的政府工作报告指出:基础研究是科技创新的源泉。 要健全稳定支持机制,大幅增加投入。 中央基础研究经费增长10.6%。

“这个比例是务实的。” 李霞说道。

以2020年基础研究总投资1504亿元计算,中央与地方通常的支出比例为4:6。 李霞由此算出:中央级基础研究经费年均增长10.6%,即增长10.6%。 64亿元,“仅就中央基础研究投入就可以实现”。

基础研究是关键

3月8日,科技部部长王志刚在十三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部级频道”上表示:“十三五”期间,整个中央财政对科学技术的投入技术增长了70%,但基础研究增长了70%。 增加了一倍。 这说明从整个研发投入结构来看,基础研究投入的比重在不断增加。

王志刚指出,下一步,要把基础研究摆在党和国家工作、国家科技全局更加重要的位置。 要制定《基础研究十年行动计划》,继续加大基础研究投入。 “十四五”期间,要力争基础研究占社会研发投入总额的8%。

2020年这一数字为6%。

李霞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我国基础研究的现状可以形容为:学科覆盖比较齐全,但整体水平还有待提高,特别是综合性领先的基础研究还不多。” ”。

据数据分析公司科睿唯安2020年11月发布的统计,中国大陆有63所大学的学科位列ESI全球排名中的千分之一,学科位列万分之一的大学有9所。

李霞说:“如果把万分之一的学科视为国际领先标准,那么我们九所大学只有四个领先学科,分别是材料科学、化学、农业科学与工程。”

上述四个学科中,可以概括为基础研究的学科是化学和材料科学。 “大致可以看出,我国在基础研究领域与世界一流水平还有很大差距。”

“我国的基础创新还比较落后。” 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姜瀚认为,我国的技术创新大部分停留在应用层面和表象层面,真正核心、顶尖的技术创新领域还不够。

王迎春还表示:“我们在基础理论和核心技术上还存在很多不足,与世界一流强国还有差距。” 这主要与我国科技发展起步较晚、历史积累投入不足有关。

他认为,在这个历史阶段,我国应根据科学规律和发展需要,进一步完善基础研究支持政策。 基础研究也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 “我期待《基础研究十年行动计划(2021-2030)》的出台。

2021年2月,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新闻发布会上,科技部基础研究司司长叶玉江表示,科技部将制定“十年行动计划”按照中央要求,基础研究(2021-2030年)》。 对基础研究发展作出系统安排和部署。

叶玉江表示,要改革完善基础研究体制机制,进一步加大基础研究投入。 特别是要建立以学术贡献和创新价值为核心的评价导向,支持广大科研人员勇闯创新“无人区”。

企业组建创新联盟

《纲要》提出,形成以企业为主体、市场为导向、产学研用深度融合的技术创新体系。 政府工作报告还强调利用税收优惠机制鼓励企业加大研发投入。

这在王迎春看来非常重要:“创新龙头企业引领产学研创新联盟,是我国创新体系的重大变量,是“十四五”时期和国家下一个长期战略的核心驱动力之一。 ——长期发展。”

长期以来,我国产学研合作存在学科层次不匹配的问题。 在很大程度上,大学研究机构的知识溢出是可预期的。 然而,知识溢出的承担需要相应水平的承担主体。 企业的发展对高新技术没有强烈的需求,很难提出基于市场前沿的科学问题。

“这导致我们与发达国家的产学研合作水平存在差距。”王迎春说。

南方周末记者从腾讯获悉,腾讯已与国内外60多所大学开展了150多项科研合作,联合产出了160多项创新技术,许多成果已应用于腾讯的业务和产品中。 发表高水平学术论文150余篇,申请专利90余项。

目前,腾讯已与清华大学、中科院计算技术研究所、北京大学、华科大学等高校建立“八个联合实验室”,持续推动技术创新与落地。

科大讯飞董事长刘庆峰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自2008年上市以来,每年研发投入占销售收入的比重均超过20%。

科大讯飞目前采用“721模式”进行研发布局:70%投入当前主导产品,20%投入战略新产品,10%投入前瞻性、探索性、无回报的研发。 。 “十四五”期间,我们将继续保持高研发投入。

截至2019年底,科大讯飞拥有研发人员6400余人,占公司员工总数的61.3%。 从未来行业分工来看,业务线负责未来1-3年,科大讯飞研究院负责未来3-5年,联合实验室负责未来1-3年。未来5-10年。

刘庆峰介绍,科大讯飞获得首轮融资后,建立了利益共享机制,先后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中科院声学研究所、中科院声学研究所等建立了语音技术联合实验室。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让这些研究机构专注于各自优势的研究、开发和创新,科大讯飞最终将提供一个统一的产业运营和转化平台。

“我认为有两点很重要:一是以企业为主体,对产业方向具有前瞻性的理解、鉴赏和应用能力,打通从研发到产业的全链条。二是合作“与高等院校、科研机构成为长期共享的核心战略合作伙伴。”刘庆峰强调。

周鸿祎还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他们创建了360网络安全大学,与600多所高校合作,比如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合作,孵化大学在量子方向的研究成果。计算安全; 与北京邮电大学合作共建实习实践基地; 与武汉职业技术学院共建全国第一所创新型学院。

2020年12月,360还发布了X-Plan计划,将率先投入10亿研究和孵化资金,驱动和支持学术界和工业界对未来安全前沿的探索。

当前企业推动科技创新的短板在于对基础研究的支持。

万金波向南方周末记者提供了一组数据。 从创新活动主体看,2019年企业、政府研究机构、高校分别占全社会R&D经费支出的76.4%、13.9%、8.1%。 企业是技术创新的主体。

但从2019年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支出来看,企业仅分别占比7.7%和27.4%。

万金波解释道:“这说明企业参与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的程度还比较不足。” 未来,更多的创新企业需要及早介入产学研合作,加大科研投入,特别是加强应用基础研究和前沿技术研发。 以技术更新和新技术突破推动产业创新发展。

科技创新要从自身需求出发

“十四五”规划纲要草案提出,要着力抓住未来产业发展机遇,培育主导产业和支柱产业。 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超过17%。

政府工作报告还指出,我国重点领域创新能力不强。

王迎春表示,我国在芯片、基础软硬件、部分领域关键工艺、基础材料、部分产业链、供应链核心装备等关键领域的创新能力仍亟待提升。

从“十四五”规划的布局来看,希望“我们的科学技术来自于发展的需要”,要切实解决发展问题,而不能只追随国际流行问题。

姜瀚也认为,“与之前的科技创新政策相比,这次科技创新更多的是针对我们日常的基础创新。” 这种创新能够深入到创新的底层,是创新的根本动力。 。

从0到1、从1到100,创新需要经历原始创新、技术转化创新、转化成果转化为规模化生产能力三个阶段。 黄奇帆在《结构改革》一书中指出,德国弗劳恩霍夫研究所是德国先进科技创新的关键。

弗劳恩霍夫应用研究促进协会是一个私人的、公共资助的、非营利性的科学研究机构。 它是德国和欧洲最大的应用科学研究机构之一。 它成立于1949年,主要针对中小企业,定位为促进创新。 作为研究人员、技术和行业之间的桥梁。

在科技创新发展的新阶段,在国家政策的引导下,中国的“弗劳恩霍夫研究所”会出现吗?

对此,李霞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从系统的角度来说,我认为规划这个学院是‘十四五’期间应该做的事情。” 弗劳恩霍夫研究所主要面向工业应用技术研究。 我国高端前沿基础研究成果较少,但应用成果较多。 我们是制造大国,但不是强国。 不同的是,缺少一些这样的高水平研究机构。

“中国拥有大量的工程技术专家,建立这样的研究所,我们不需要拥有世界一流的知识,但我们需要将知识转化为服务现实,这就是中国的优势。”

未来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在哪里?

“未来的趋势在于城市基础设施和传统产业的数字化。” 周鸿祎说道。

他分析,近二十年来,人们的吃喝玩乐衣住行已经全面数字化。 未来发展的重点将是城市、企业、行业的数字化,这将像过去的消费互联网时代一样孕育无限的机会。

刘庆峰判断,基于迫切的社会需求和大量数据支撑的后端研发能力,未来这三个领域将发展非常迅速。

首先是家庭服务机器人; 二是医疗,包括重大传染病的自动发现和预防,以及各种新药的研发; 第三是新材料、新的深度学习算法框架以及相关的阶段性科研成果,这将使我们发现越来越多的新材料即将到来,从而导致未来材料科学的重大突破。

南方周末记者 美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