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数码「重力星球」打造机甲科幻风电子潮玩IP 创公司

重力星球Gravastar是一个2019年成立的数码潮玩品牌,由深圳市拙野创意有限公司推出,面向全球年轻人开发潮玩消费电子产品,致力于打造新一代的跨界潮玩数码IP。目前,重力星球的主力产品是两款异形机甲科幻机器人音响Mars和Venus,Mars基础款定价1299元,Venu基础款定价449元。

Mars和Venus是重力星球打造的原创潮玩IP,重力星球创始人黄勇说,他们正在加大对产品内容的宣传,比如为其拍摄动画风格的产品介绍等等。后续的产品开发中,也会对接风格相似的艺术家,以及与成熟的动画、电影IP合作。

除此之外,重力星球正在以现有IP为基础,创作具有完整世界观的游戏和动漫的剧本,一个完整的机甲宇宙正在规划中。

而与常见的手办式潮玩不同的是,重力星球的产品具有功能性,考验其发展的除IP和渠道外,还有产品本身。这让重力星球有了独特的产品开发逻辑,也对其上游供应链能力提出新的要求。而在渠道端,重力星球也可以跨越3C和潮玩,边界更广。

8月上旬,「重力星球Gravastar」宣布完成近千万元人民币天使轮融资,由青松基金独家投资。本轮融资将主要用于新品开发、团队建设、品牌推广及内容创作。

青松基金长期关注消费及出海赛道,3C电子产品及潮玩产品是其中重点关注的领域之一。青松基金合伙人张放表示,全球传统3C市场长年被一线品牌占领,但这些产品设计趋同,无法满足年轻人,尤其是电竞圈、二次元圈、模玩手办圈等Z世代群体的个性化审美。

“重力星球团队具有极强的创新设计能力,在未来产品的IP打造及内容运营上也有着较强优势,相信能逐步打造跨品类、跨生态的完整商业闭环。”张放说道。

创始人黄勇是设计师出身,在工业设计领域工作18年,是科幻、机甲风的爱好者,平时积累了很多相关产品。2019年上半年,黄勇将Mars的雏形放到美国众筹网站上公开,反响热烈,这催生了他做品牌的念头,重力星球Gravastar由此诞生。

一方面,海外众筹市场更成熟,“可能只要有一个idea,一张草图,就可以上去跟大家互动”,互动过程中,产品配色、定位、内容都可以根据用户反馈随时调整。尤其对3C类产品来说,开发周期较长,“在试产到量产这个中间段,众筹是验证产品力和产品逻辑的很好的手段”。

另一方面,众筹是一种很好的PR宣传资源。当时,黄勇在众筹正式上线之前做了一个详尽的众测,让用户填自己的反馈意见,分享表格可获得抽奖,这就很好地将产品测试与活动推广结合在了一起。

而国内的众筹网站,“更多是提前预售卖货的逻辑,跟粉丝之间没有太多互动”。此外,国内众筹平台上有很多准量产产品,产品本身已经定型了,不适合在创意期的产品,尤其是重力星球这种高客单价的产品。

最终,重力星球在美国的Indiegogo、日本Kibidango、韩国Wadiz等平台共筹得金额超1000万人民币,并因此打开当地市场。通过众筹,重力星球确定了首款产品在定价、用户画像、产品定义等方面的基本形态。并与对其作品感兴趣的全球各地代理经销商建立了联系,为接下来做品牌打下了基础。

作为电子消费品,它要考虑软硬件、功能、使用体验、售后服务以及性价比;作为潮玩,它要有IP属性、内容属性,社交属性。这都将影响重力星球的产品研发和生产逻辑。

作为初创品牌,一开始重力星球只能与中小规模的供应链合作,随着出货量及品牌影响力的增加,合作方逐渐优化到“比较头部的资源”。黄勇介绍,他们现在选择的供应链合作伙伴,从硬件软件,壳料,一直到组装量产都是选择了行业里积淀已久并较具规模的行业头部企业。和大厂合作,可能合作的门槛提高了,但是团队能省去大量的时间精力外,产品的良品率也比和小厂合作要更高,进而为产品宣发和售后环节节省成本。

这些供应链都集中在深圳及周边城市,离重力星球总部1.5小时车程内,方便项目跟进,但相对分散。每一个产品要对应几十家工厂,从电池,到线,甚至小到一个螺丝头都有专门的供应商。

分散供应链可以优化成本,但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和沟通成本,黄勇也在考虑,未来与可提供高度集成化解决方案的供应链建立联系,以便多项目同时展开。

目前,重力星球的一款新品开发周期大概是三个月到半年,每一次下单的量产周期是45天左右,但要视市场上芯片供给情况而定。重力星球首选进口海外一线品牌的芯片,受疫情和国际贸易关系影响,一些比较紧俏的芯片,他们会提前两三个月开始备货。

在定价上,重力星球目标用户是年轻人,“不会做一个高高在上的奢侈品”,要兼顾性价比,但“纯粹论性价比没人比得过小米”。他们参考了市场上的大功率音响,一线元之间,个别品牌可能更高,国产品牌价格在四五百,二者之间的价格带产品很少,于是,重力星球的明星产品Mars基础款定价1299元,取了一个中间值。

某种程度上,这省去了一定的用户教育成本,“用户会觉得说1000块钱买了一个功能不错的产品,且本身又是一个很有趣的潮玩摆件,物超所值。”

在进行新品开发时,重力星球除在音频领域继续深入,推出更多蓝牙音响产品,耳机产品外,也会涉及音频之外的品类开发,比如潮玩手办,3C周边,电竞周边等,并且会用一些低客单价的徽章、帽子、T恤等产品引流或在活动时搭配作为赠品赠送。

在渠道上,相对纯潮玩产品或纯电子产品,重力星球也边界更广、空间更大,3C领域的顺电、酷动、苹果专卖店,潮玩领域的X11、酷乐潮玩等渠道都是其布局的场所。

全国性的渠道品牌外,上海美承、机器时代、声音小镇等区域性渠道里也能看到重力星球的身影。且据黄勇说,“很多渠道会把我们的产品摆在门口最显眼的位置,作为一个引流款。不管用户会不会买,但大家会对这个产品和品牌产生好奇。”

通常,3C渠道对不同品类的产品会有不同的利润率要求,无论是一线品牌、中小品牌还是初创品牌。但现在电商发展,加上疫情对线下生意的影响,渠道的主导地位也有了变化,“以线下为主的渠道再想收品牌方入场费或很高的扣点已经很难了,疫情让人们线下购物习惯转到线上,只有品牌和渠道方一起紧密合作才能走出困境”,黄勇说道。

目前,重力星球在国内几大区域都有核心合作方,合作方式包括直营和分销。重力星球的全国布局,不是走地推逻辑,一个区域一个区域地扩张,而是每一个新品出来,把素材和样品发给全国各地的合作方,让对方评估这个产品在自己渠道的动效如何,而后进行测试,根据测试结果来选择合作深度。

当然,第一轮测试后,双方会进行一些调整,比如产品陈列方式的变化等等。动销是重力星球选择渠道的核心因素,对有不同动销和转化的渠道,重力星球会给到不同的KPI,动销好的渠道会长期合作。

综合来讲,这些渠道中,重力星球更希望进入的是一二线城市核心商圈的高端卖场,无论是音频集合店还是潮玩结合店,“而不是出现在手机配件店,或比较泛滥的街头小店”,店铺调性、规模化和能给予的宣发资源都是其考虑元素,“很多门店如果没有转化的话,反而会伤害你的品牌”。

至于国外,在当初通过众筹打开海外市场时,重力星球就已经先后布局了当地的线上线下渠道,比如与美国、欧洲、日、韩、、俄罗斯、东南亚等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当地代理商合作,现在全球大概有合作门店800多家。

黄勇也透露,一开始,重力星球的渠道多以线下为主,且多以代理商的形式在做。2020年,ToB业务萎缩严重,尤其是海外业务。所以2020年上半年搭建了一套ToC的线上体系,包括国内的京东、天猫等,以及海外的shopify独立站以及亚马逊等,2020年下半年正式运营,目前ToC销量已经超过了ToB。

重力星球是一个数码潮玩品牌,在保证作为数码产品的功能性的同时,也会强调作为潮玩产品的IP和内容属性。

比如,对产品进行进行内容化的包装和宣传,在拍摄宣传片时加入漫画元素或比较酷的CG海报,“每一个产品的宣传片都把它拍的像动画片,一样”,而不是拍成传统的场景照、功能参数照。

故事和产品是强关联,“我们下个月要出一个什么样的产品,就会在内容端提前把产品植入”,粉丝在看到产品之前已经对IP本身建立了认知,更有利于后期内容和产品的传播。黄勇强调,“是在宣传内容的同时去带产品,而不是以产品去带内容”。

除此之外,重力星球会为IP建立世界观,相关的游戏、动漫都在开发中,不过目前仍在较早期的创作阶段。

黄勇说,重力星球计划打造一个类似漫威宇宙的世界观,在这个世界观里,所有的机甲类产品都是一个活生生的机甲生物。也许,他们被设置为改造人,除了大脑是人类的,其他部分皆为金属,这些机甲生物在寻找自己的记忆,找记忆的过程中遇到其他同伴,这里就可以穿插重力星球的新IP、新产品,甚至一些联名款产品。

现在相关剧本已经写了几万字,整个世界观初具规模。随着SKU的增多,世界观的架构和内容会不断填充,也可能会被推翻。创作部门需要找到一个比较容易切入的方式,让现在的、未来的产品形象和内容更合理地产生交集。在现有产品的内容推广过程中,他们也会加强跟平台和粉丝的互动,邀请大家一起丰富IP的建设和整个世界观的建设。

黄勇介绍,本身,重力星球的玩家里就有一部分属于设计师或艺术家群体,有时,这些艺术家就会跟重力星球共创。比如他们正在开发的一款新品,是与知名插画家Bounce的合作款。Bounce的个人IP和绘画风格与重力星球结合,通过Bounce的粉丝渠道和重力星球的官方渠道一起宣传。

受限于产品属性,重力星球的新品研发周期更长,成本更大,推新节奏不会太快,因此在上游IP的选择上也会更慎重。与Bounce合作款就要重新开模、打样,这样的合作“理论上可复制,但需要大量的团队和资金支持”,甚至有些艺术家的作品更适合做孤品,不适合量产。

因此黄勇说,目前他们更愿意让用户自发去做这种事,但未来随着团队和资金的升级,会和更多与重力星球调性相似的艺术家合作,也会学习海外IP的模式,推出艺术家联名款。

除与艺术家原创IP外,重力星球还会跟很多已成型的IP宇宙互动,进行类似平行宇宙的故事发展。比如他们正在跟国漫《灵笼》探讨,“是否可以把里面的角色与重力星球或音响产生一个有趣的话题或番外片”。

除《灵笼》外,也在跟日本的EVA、高达、国产的敦煌、东来也、Mr Bone等IP建立联系。去年,韩国电视剧《顶楼》剧组主动把重力星球的音响放到剧中,作为男主角办公桌的摆饰,“每集有好几个镜头”,让重力星球在韩国“着实火了一把”。

跟漫威的合作也在洽谈,“漫威明年的一部新电影,可能会把我们的产品直接植入”,黄勇还说,这不是纯商业合作,而是“有一定的剧本加持,我们的产品有一定的戏份在里面”。

最初,重力星球靠众筹优化产品、打开市场,这样的情况在国内不可复制,他需要找到一条新的路。重力星球在国内也有过众筹经历,今年5月份,B站为其参与出品的国漫《灵笼》做了一个众筹页,页面包括《灵笼》的所有联营款产品,重力星球是其中之一。一个月内累计众筹了1600多万元,拿下近年来国创IP衍生品销量的最佳战绩。

黄勇对国内众筹平台的选择十分谨慎,但这次的合作他很乐意参与,“既有流量,又有强IP给重力星球赋能,比纯粹卖货更有意义”。

黄勇理解中的B站,更多是一个内容社区平台,“B站希望做到从内容到产品的整个生态的打通,但目前商城这块还是需要发力”。重力星球也曾把产品直接在B站上架,通过自然流量的转化效果一般。B站的众筹也不是为了众筹而众筹,只是“内容玩法的一部分”。IP产品“菜狗”通过B站众筹走红,在他看来是个个例,“它是靠粉丝之间的梗传播的,这也是潮玩的魅力所在,它要靠很多营销手段和话题性的东西去引爆”。

但黄勇也认为,B站有流量有内容并适合IP建设,且用户群黏性较强,未来潜力很大,重力星球对B站的规划会越来越多。

抖音是接下来的另一个营销重点。一是在做一些硬核的内容号,所谓硬核,不是指画面精美或用昂贵的摄影器材和专业的手法拍摄,而是有话题、有趣味性、有辨识度;二是加强交易。小红书则以吸引新用户为主,重力星球的产品具有很强的礼品属性,可以从这个点出发吸引小红书的用户。

此外,重力星球正在跟互联网平台建立更紧密的联系,黄勇说,IP类产品要不断联名、不断跨界,才能触达和挽留更多客户。未来,重力星球的产品不仅将在网易、腾讯、B站上架,也会跟平台产生互动。

8月上旬,「重力星球Gravastar」宣布完成了近千万元人民币天使轮融资,用于新品开发、团队建设、品牌推广及内容创作。预计下半年将启动第二轮融资,用于更长远的品牌建设以及IP孵化。

重力星球在0到1的过程中摸索了两年时间,积累了品牌基础并坚定了未来的发展方向。随着品牌知名度在全球市场的不断增加,黄勇说,重力星球将引入更多优秀的供应链体系和产品团队加入到其产品和内容的建设中来,“从1到100的时间,将大为缩短”。

“我们将会分享成熟的产品逻辑、世界观以及销售渠道等资源,让大家共建重力星球这个平台,为全球用户提供生活场景的一整套潮玩数码解决方案。”黄勇说道。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