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弥补缺憾!智能仿生手点燃亚残运圣火|聚焦杭州亚残运会

21岁的亚残运会中国代表团游泳运动员徐佳玲点燃亚残运会圣火时的每一个动作都非常完美。如果不是握着火炬的那只手是深空灰的颜色并带着碳纤维的质感,你可能不会想到,这是一只智能仿生手。

在所有人的注视中,这位在五岁时由于车祸导致左手前肢截肢的姑娘,用左臂戴着智能仿生手点燃了主火炬。“最后一棒火炬手的机械手臂与桂冠交握,科技弥补了残疾人身体上的缺憾,来点燃主火炬。时代改变命运,科技助力梦想。”杭州第4届亚残运会开幕式总导演沙晓岚说。

化不可能为可能,高科技给残疾人带来的奇迹在本次亚残运会中多次上演。亚残运会火炬传递富阳站上,失去双臂的第4棒火炬手彭超使用外骨骼机器人完成了火炬传递;亚残运会火炬传递淳安站上,第79棒火炬手叶金燕则是穿戴着智能仿生腿完成了火炬传递;开幕式上,两名佩戴人工耳蜗的听障儿童与健全儿童一同深情唱响《我的祖国》,迎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入场。

“这是高科技对残疾人创造的奇迹,这是用科技的力量来激发残疾人自强不息的力量,残疾人的明天会更加美好。”杭州亚残运会主新闻发言人、杭州市副市长陈卫强回答《华夏时报》记者提问时表示。

作为亚残运会开幕式上的第六棒也是最终点燃主火炬的火炬手,2002年出生的徐佳玲是多个残奥会游泳项目冠军。在五岁时,她因为一场车祸导致左手前肢截肢,但她在点燃圣火时使用的就是左臂佩戴的智能仿生手。

“基本原理就是通过脑机接口和人工智能的一些算法,把大脑的指令传递给智能仿生手。也就是说,通过意念可以完成她想完成的动作,化不可能为可能。”陈卫强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我们研发的智能仿生手通过读取肌电神经电信号,外加AI算法倒推大脑运动意图,让残疾人能够精准控制每一根手指的运动,这和传统的机械结构假肢有着本质上的不同。”为徐佳玲制作智能仿生手的BrainCo强脑科技智能仿生手工程师团队的相关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传统的接受腔对徐佳玲来说比较重,体验感较差。所以我们重新给她定制了接受腔,增加了自锁关节铰链,减少残肢发力,将受力转移到了她的大臂上,能让她比较轻松地举起火炬。我们集训了超过半个月,每天都陪着她训练,每天训练三四十分钟,过程中针对性地调整手指灵敏度、信号强度以及手指力量,让她能达到一个最舒适的状态。点火彩排过程中,她非常地努力,两天集中彩排每次都要完整地走五六遍流程,每次她都能很好地控制仿生手。表现非常完美。她过去戴进口品牌的假手,用的是传统的手势切换,现在换成了可以用直觉和意识控制的假肢,用起来更加轻松方便。目前,她在日常生活中开始设法逐渐适应这个手。我们可以进一步做的是,帮助她恢复残肢的力量与神经通路的重新建立,改善她肢体的健康状况,让她能够更好地佩戴仿生手来运动、生活。”强脑科技的工程师说。

据介绍,BrainRobotics智能仿生手开创性地提出基于脑机接术的仿生手智能交互系统。基于脑机接术,采用非侵入式生物电感应电极,检测使用者皮下肌电神经电信号,并精细识别使用者每根手指的运动意图,使上臂截肢用户像控制自己原本的手一样,精确地控制5根手指的运动速度和位置,做出无限多的手势。“下一代智能仿生手会加入感觉反馈功能,让佩戴仿生手的肢残朋友能够利用仿生手感受到世界的纹理和温度。”该工程师说。

外骨骼是穿戴在使用者身体外部的一种智能机械结构,可将感觉、思维、运动等器官与机器的感知系统、智能处理中心、控制执行系统相结合,从而实现改善物理机能及提高身体素质等目的。外表上看,外骨骼机器人就像是一个机器人长着小脑袋。

“我们一直致力于外骨骼机器人等高科技康复辅具的研发与应用,产品主要从两个维度来帮助残疾人。在康复方面,它能够配合进行康复训练,能尽最大可能帮助残疾人恢复自身的行动能力,比如辅助瘫痪病人行走。在辅助方面,它可以作为辅助器具提高个人的行动力,拓展能力上限,比如让下肢截肢患者能够重新站立。”程天科技创始人王天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十年前认为外骨骼的终局会是像钢铁侠,但现在把外骨骼机器人做成黑豹,甚至随着脑机接术与外骨骼技术融合,未来外骨骼机器人能够像‘毒液’一样与宿主共生。”王天说。

除了已经提到的智能仿生手和外骨骼机器人,智能导盲犬机器人、智能仿生腿等高科技都在本次亚残运会上展现,把不可能化为可能。

受益于这些高新技术的并不只是残疾人运动员。开幕式上,两名佩戴人工耳蜗的听障儿童与健全儿童一同深情唱响《我的祖国》,迎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入场。

人工耳蜗是指用来替代受损的耳蜗感音器官的一种电子装置,是目前临床治疗双侧重度或极重度感音神经性聋的唯一方法。人工耳蜗主要用于帮助那些佩戴助听器效果不好或者无效的重度、极重度感音神经性聋患者来恢复听力。它代替病变受损的听觉器官,把声音转换成编码的电信号传入内耳耳蜗,刺激分布在那里的听神经,再由大脑产生听觉。

“通过人工耳蜗植入和康复训练,听障儿童可以更好融入社会,更好接受教育,提升社会适应性。”浙江诺尔康神经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市场总监王圣告诉《华夏时报》记者。据介绍,全世界通道数量最多的人工耳蜗就来自国产企业诺尔康,有24+2个通道(电极)数(蜗内24个,蜗外2个)。

“这些高科技的普及还需要一个过程,一方面是因为部分高科技装备的使用需要训练,比如智能仿生手的使用就训练了十多天。另外,相关产品制作的成本降到能量产也有个过程。但不管怎么样,这是高科技对残疾人创造的奇迹,是用科技的力量来激发残疾人自强不息的力量,残疾人的明天会更加美好。”陈卫强对《华夏时报》记者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