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士谈科技自立自强】向地球深部进军

实现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强必须依靠自力更生、自主创新,自力更生是中华民族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奋斗基点,自主创新是我们攀登世界科技高峰的必由之路。

煤炭是工业粮食,更是我国安全可靠的战略基础能源。长期以来,我国之所以有能力保障国家能源安全稳定供应,除了煤炭资源相对丰富外,更多得益于我国煤炭科技水平的跨越式提升,推动煤炭工业体系由原始落后逐步走向现代化,有力支撑了煤炭供给从“严重短缺”到“总体富余”的历史性突破。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累计生产原煤1000亿吨以上,煤炭在我国一次能源生产结构中占比长期高达70%以上,守住了工业和民生用能底线,为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民生改善提供了坚实可靠的能源保障。

近年来,我国煤炭科技工作者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完全依靠自身力量初步实现了我国煤炭科技自立,在煤炭勘探、矿井建设、采掘技术与装备、洗选工艺与装备、高效清洁利用等领域取得了显著突破,为新时代煤炭工业高质量发展奠定了科技基础。

我国煤炭工业发展同先进采煤国家有很大不同。先进采煤国家是一个“串联式”的发展过程,按照手工作业、机械化、自动化、信息化、智能化依次发展,任务相对分明且又相互衔接。在我国,煤炭工业发展则是“并联式”的过程,现阶段发展任务尚未充分完成就提前开启了下一阶段发展任务,甚至部分任务与先进采煤国家同步发展,具有发展任务的高度叠加性,其难度是先进采煤国家不能比拟的。与世界主要采煤国家相比,我国还面临地质条件复杂、灾害频发、开采规模与强度大、环境扰动破坏强、使用消费流域广等艰巨挑战。

这些困境和难题该怎么解决?可以说国际上没有现成可参照的发展路径,唯有依靠科技创新、自立自强,才能走出符合我国国情的煤炭工业高质量发展之路。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煤炭科技发展史,就是一部自力更生、自主创新、科技自立自强的奋斗史,实现了煤炭科技从无到有、由弱到强,从最初的跟踪、模仿到部分领域并跑、领跑的转变。

然而,我们应该清醒地认识到,透明化、智能化、高效益化、少灾化、清洁化、低碳化、健康化是未来我国煤炭工业高质量可持续发展的核心,但目前我们在“七化”领域还面临不少难题,需要更多“从0到1”的原始创新和“从1到N”的工程应用。

向地球深部进军,这是我们必须解决的战略科技问题,随着浅部煤炭资源日趋枯竭,煤炭资源深部开发是必然趋势,但深部条件更趋复杂,现有煤炭工业科技水平难以支撑深部煤炭资源开发利用,要想开发更多深部煤炭资源,必须在这一领域加速开展战略性前瞻性研究。